Happy Pride.

Town/镇【Spideynova】(11.14/01)



半架空,不好吃。




Town/镇【Spideynova】



01.

 

“紧急新闻,就在刚刚守望大道与双城街交界处发生爆炸,初步推断是银行劫匪被警方围困之后的极端举动,现已将歹徒扭送到警局,无人员……”

 

Sam还在哈欠连天走在路上的时候便听到了这则新闻,他握紧背包带紧赶慢赶的跑到自己家开的便利店时心中的祈祷声戛然而止。

 

哦,倒霉。

 

橙黄色的雨棚已经烧的不成样子并且还有着微亮的火星,消防员拿着长长的水管子使劲的向店内喷,店内焦黑一片,从破碎的橱窗中滚落出来的苏打饮料滚了一地,Sam皱着一张脸从围观的人群中挤出来,但他刚一到前面就被一个警察挡住了。

 

那个小警察在伸开双臂之前还揉了揉眼睛努力保持清醒地对着Sam,而后尽可能一本正经的开口:“无关人士不可以进入现场。”

 

Sam伸出手挠了挠眉心,满脸无奈的指了指那个被炸的不成样子的便利店:“我是店主。”

 

“你?你成年了吗?”那个警察瞪大眼睛扫视他一遍,就在他还想继续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从事故现场走来的一个老警察拍了拍这个小警察的肩膀,随后示意Sam越过警戒线进去。

 

奇怪的人。

 

Sam生活的镇绝对不算大,如果在这生活了很久的话那么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这是Sam家的店,而这个镇的外来人口十几年来都没增长过,地处偏远又巴掌大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来呢?

 

往前走的时候Sam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不认识他的警察,发现他正歪着头看着自己,与Sam对上眼睛后又尴尬的转开视线盯着地上的易拉罐发呆。

 

“Sammy,那个抢劫犯已经抓到了,你先跟我回警局做一下笔录,回家再跟你妈妈说一下。”

 

对于这种无法防备的祸事也只能认栽了,虽说政府肯定有一些赔偿,但估计远远不够补偿这损失的。

 

难不成真要跟着妈妈去给别人做刺绣赚钱?

 

街坊邻居把现场围的水泄不通,都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Sam皱眉有些不满,不过当他走近一些听到一点内容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个小镇上会有人抢劫银行还随身携带炸弹?

 

在Sam转身想询问一下局长的时候,那个之前拦住他的小警察放大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背包砸上去。

“那个……”

 

小警察左手抓了一瓶原本应该在地上的苏打饮料,右手抬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显得一脸为难的样子,最后他将右手放下来伸进裤兜里,掏出了几张揉的皱巴巴的纸币。

 

“虽然不太好,但我现在很渴,所以可以买……”

 

“Parker!我们该回局里了!别在这磨磨蹭蹭的!”

 

局长站在警车旁一脸凶神恶煞的吼道,在这之后还向Sam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坐警车去警察局里做笔录,Sam点头之后本想叫那位口渴的警察直接将苏打水拿走,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功夫,他已经将水放回去垂头丧气的走向了自己的警用摩托。

 

说起来,他黑眼圈很重啊。

 

Sam一边走心里一边犯嘀咕,但随后又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小跑向他要坐的警车。

 

镇子虽小,但由于局长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所以什么都要按照流程来,Sam将背包和身上的物件都按照要求交给了专门的警员之后便坐下来接受了笔录,在笔录结束后刚刚那个被称为Parker的警察带着他来到了审讯室。

 

抢劫犯不是本地人,无论两个警察怎么说他就是不开口,面无表亲一句话也不说,Sam觉得无趣想离开的时候无意中瞄到了那个Parker的表情。

 

他皱紧了眉头一脸深思熟虑的模样,Sam叫了他几次无果后只好上手轻轻推了一下,他这次回过神来,转头看向Sam一脸迷茫。

 

在取回了所有东西之后Sam回头便看到那人又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发呆,想了一想便从包里掏出了早上从家里带走的矿泉水递到他面前,他抬起脸一副惊讶的样子,倒显得发挥人道主义精神的Sam有点奇怪了。

 

“……要给钱的。”

 

“啊,我知道,多少……”

 

在Parker还没来得及掏出他那几张皱巴巴的纸币的时候Sam就立刻从包里掏出滑板一溜烟儿的跑掉了。

 

为什么要跑呢?明明还可以赚点零花钱。

 

那个人会不会觉得自己特别奇怪?

 

Sam站在滑板上在大街中穿行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懊悔,直到他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狠狠的撞到了门前的那棵大树上。

 

一定是因为,店被炸了,造成了心灵创伤。

 

Sam揉着脑袋想。


评论(3)
热度(8)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