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Pride.

Tadashi与我。

bh6时写的小短文,因为太喜欢哥哥了,所以为了能尽情的苏我就写了这个。

*非兄弟文

*非cp文





Tadashi与我。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

我也看不见自己,我猜想我或许是一团烟雾,虚无缥缈没有实体。

从我有思想开始我就呆在Tadashi Hamada的身边了,他出生的时候小脸皱巴巴的,哭嚎声传遍了医院,我飘在无菌室他的摇篮之上认真的看着他,却也看不出他和别的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从他会跑会跳开始,他就显示出了过人的智慧,别人都只会将积木堆成一堆时他就已经会搭一座小城堡,我时常钻进他搭的城堡里去,在色彩缤纷的积木之下看着他高兴的拍掌。

他知道我的时候是他弟弟出生的前一天,至少他是在那天第一次和我说话。

“弟弟……弟弟是什么样的呢?”他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忽明忽暗的星星,而我则看着他柔软的侧脸,想大概是和Tadashi你小时候一样。

“你说呢?”他却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我——至少我这么觉得,我有些慌乱的看来看去,却怎么也没看出我站的地方多出了什么东西。

“我知道你在那,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你很友好……这算是个秘密对吗?”他把脸凑过来微微一笑,天空上的星星此刻都在他的眼里。

我默认,因为我也没办法让他知道我的想法。

Hiro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小脸皱巴巴的,只是没有大哭而已,我无趣的飘在摇篮上,想回到与Tadashi并肩的位置时却看到了他不曾有过的表情。

那种疑惑和欣喜交织的复杂感情全在他脸上变化出来,他犹豫的伸出手指放到Hiro的脸颊上,小家伙仿佛感知了一般伸出手轻轻的握住。

那一刻的Tadashi像是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工具箱一样那么高兴,却又有些不一样。

“Hey,我有弟弟了,他的名字叫Hiro。”那天晚上他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弟弟的摇篮爬上自己的小床,我正试图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本书而不是穿过地板时他轻轻的说。

声音柔软又坚强。

Hiro很小的时候就被认定为天才,在我看来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在我的眼里Tadashi也是一个天才。

只是Tadashi非常引以为豪,他时常和我念叨着他的弟弟今天又解开了哪些难题,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兴奋语气,即使我并不理解,但我还是会因为那股高兴劲上蹿下跳的游荡在整间房子。

他说他想亲眼看到Hiro创造的世界。

Hiro的头脑很好却并不怎么知道加以利用,我随同他们一起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因为Hiro在课堂上捣乱而生气,要知道Tadashi可是为他说尽了好话才让他能留在这继续和他的哥哥一起旁听。

Hiro说这里全都是书呆子,我愤怒的想把他手里的化学试剂摔掉,却还是看着一团雾气穿过了透明的试管,但Tadashi却没有怎么责备他——他从来不会责备他,只是揉了揉眉心打个电话叫Cass阿姨来接他回家,但我看清楚了他脸上转瞬即逝的难过。

“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他坐在桌子上低垂着头看起来很沮丧,我在他的身边急的团团转,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想告诉他,他做的很好,他给了他弟弟最大的耐心和爱,无论在什么时候。

奇怪的是他仿佛能感知到我想说什么,他抬起头直直的望着前方,或许是看我,我想我如果是一个人类的话,大概会被看的脸红。

“说起来我还没谢谢你……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陪伴在我身边,虽然我看不见你,但我能感觉到你……父母去世的时候在每个难以入睡泪流满面的夜晚都是你在安慰我,在我得到大学通知书时你似乎比我还高兴呢,我能感知到你所有的情绪,就像一个多年的好友一样。”

我有些不知所措,想学着人类挠头的时候却忽然想起自己没有手。

“我知道你对Hiro很生气,但不要怪他,他还只是小孩子,也谢谢你的鼓励,我只是……有那么一点失望罢了。”

【他是你的弟弟啊,我相信他能和你一样好,或许他需要时间。】

那一瞬间他惊讶的抬起头,我有些疑惑,他却伸出了手往前划了划。

“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在我的脑海里。”他将手收回来,轻轻一笑,我其实感知不到温度,但当我看到他的笑容时,我就有一种阳光洒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我永远不会放弃他的。”

我跟随着他的脚步来到实验室,好几天前他就开始筹备一些事情,经常加班加点的熬夜,作废的图纸都堆满了好几个废纸篓,我曾经看过,好像是一个机器人的图稿,光是名字就想了好几个方案。

他开始坐在椅子上匆匆的画图稿,我安静的呆在一边看着他。

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离开他,但就我而言,我不想,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善良纯真的人类,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永远呆在他身旁。

不过他刚刚所说我的意识传进他的脑海里的事让我很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并没有深究的想法,在无尽的虚空中我只是焦急的等待着Tadashi的作品。

“Hiro怕痛,喷雾的话应该比较好。”

“小鬼头都喜欢被拥抱吧,你说呢?”

“糖是必不可少的!”

“…………”

我对于他有了新想法总是很高兴,却也担忧着我根本无法解决的他的苦恼,在无数个日日夜夜,经过几十次的试验,那个棉花糖一样的机器人终于可以正常运转了。

“真想让我的弟弟赶紧看到你。”他欣慰的说着,然后让那个叫Baymax的机器人回到了充电箱,随后走到我的身旁。

我在陪着他的日子里也起了些变化,在某一天Tadashi从桌子上醒过来时就指着我睁大了眼睛,我疑惑的眨眨眼——却忽然发现我可以眨眼睛了。

是的,我变的实体化了,虽然只是一点点。

雾气缭绕中能看清是一个人罢了。

但似乎只有Tadashi能看得到我,无论是我随他去教室上课,还是在外面和他的朋友一起做实验,别人都没有注意到我。

“看来你应该是我的幸运神。”Baymax调试完成后他愉悦的说,我只是看着他笑,又是害羞又是骄傲。

Hiro似乎因为他的哥哥最近不理他而生气,总是在深夜一个人跑出去参加什么机器人格斗大赛,我飘在Tadashi的摩托车旁边,仔细观察握在Hiro手里的机器人。

没有Tadashi的可爱嘛。

Hiro即使进了警察局一次还是死性不改,仍然在网上搜索格斗比赛的方位,我蹲在电脑主机旁边试图用意念将它关掉,却毫无办法,Tadashi看着我觉得好笑,然后向我示意看他的。

将Hiro带回了他的书呆子大学,但Hiro确确实实被他实验室里的实验给吸引了,尤其是见到Baymax的时候,在他考验Baymax的程序时我飘在桌子上想他会不会想起很多往事。

毕竟,这是Tadashi心里想着他的种种才做出来的啊。

不出意料的,Tadashi又一次将Hiro“骗”进了学校,不过这次他可要靠实力争取了。

我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但我还是能观察到兄弟俩眼下的青黑,为了展会Hiro拼尽全力,而Tadashi也毫无保留的帮助他,他对于我提出的去睡觉的建议总会说再等一下,但他总不忘催促自己的弟弟睡觉。

他从来不考虑自己。

他就是这样……这样完美的人。

Hiro的展示非常的成功,我能看清楚Tadashi脸上那些自豪骄傲的神情,看起来比他当时做展示通过后还要高兴。

太多人的地方让我觉得很难受,我不得不在他们的头顶上飘过,而且在这种时候,我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

在我走之前,Tadashi给我打了个手势,让我早点回来。

我只是围绕着会展馆转圈,偶尔穿梭在草丛里,今天的夜晚没有星星,所以显得很昏暗。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那么快就发现了冒着火光的会场。

飘回去的时候正巧看见了Hiro,他着急的抓着Tadashi的衣袖,但Tadashi只是犹豫了一秒钟便头也不回的冲向了火场。

他会死的!

我惊恐的看着他的身影,在这之后毫不犹豫的跟上了他。

一进到会场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本应该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我却闻到了烧灼的气味,而且我能感受到滚烫的热浪向我袭过来。

但我不在乎这些,我只在乎眼前的人。

我跟在他身后努力忽视自己的不适集中注意力去提醒他身边的障碍物,但随着不断的深入我已经承受不住了。

【Tadashi……】

前方的天花板掉落下来,我面前的人影几乎一瞬间就被埋在下面,没有什么能发出尖叫和逃跑的可能,那一刻我的思想停滞,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只能这么呆滞的看着一块一块天花板继续砸下来。

我能感觉到我在逐渐成型,我有了皮肤,我有了眼睛。

我流出了眼泪。

浓烟之中我被呛的咳嗽,转头看见了一块碎裂的镜子,里面的我竟然是Tadashi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发出声音,但听起来像是Tadashi,我死死的抓着镜子想要看出点什么问题,但最后我只是将它掰得粉碎。

【我的孩子,你的灵魂拥有一颗善心,值得一个身体。】

脑海里有声音浮现,我看见周围的火苗变成一个圆圈把我包围,再也不能伤害到我。

我并不是没有想过要一个身体。

这样我可以真的像多年好友一样,给Tadashi一个微笑一个拥抱一个碰拳。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个身体里原先的灵魂才是一个好人!!!你们是不是疯了!!!”我试图用手抠掉自己的脸,仿佛这只是一个外套罢了,但等我感到痛苦之后我只能放弃的瘫坐在地,无奈的呐喊。

【人类是不能选择生死的。】

我摸了摸额头,那里因为用力的抓挠而破了皮,鲜血顺着眉骨与我的眼泪混合在一起,我却无暇顾及,不停的思考该怎么做。

如果是Tadashi,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办。

“我的灵魂可以换回他的吗?”

脑海里迟迟没声音,我看向了那一堆碎石块,忽然像疯了一样爬起来去用手试图撬开,但发现那根本就是徒劳。

【你有考虑过后果吗?】

“无论什么后果。”

双手无力的垂下来,我忽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像失去了重力,在我眼前的碎石块正缓慢的向上漂浮,我抬起头,只见火舌中一丝微光在吸引我。

我看不到我自己,但我知道我大概在逐渐消亡。

忽然想起Tadashi在Hiro小的时候给Hiro讲小美人鱼的故事,他说小美人鱼变成泡沫幻影只是因为她往更幸福的方向飞去了。

我看着最大那块天花板也飞了起来,底下的Tadashi除了被烟熏的有些黑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他睁开了眼睛,晃晃脑袋之后看见了地板上的microbot正向一方面涌过去,心下了然后急忙往大门的方向跑。

我的意识变得模糊,但我还是想说:

Tadashi讲得一点也没错。

我现在很幸福。

评论
热度(6)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