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Pride.

【Spideynova】Every Christmas,Merry Christmas.

气哭惹!!!!po了shcc上spideynova的cos照被人狂转却并没有粮吃!!!

如果有小伙伴觉得这对超赞求一起玩啊!!!!我可以翻古早漫给你们看的QAQ(不过古早的nova是Richard就是了QwQ)

举起你们的双手好吗!!!!有意愿进坑我可以竭尽所能的投喂安利!!(疯魔状)

这篇承接终极蜘蛛侠S03圣诞特辑QvQ


———————————

Every Christmas,Merry Christmas.


“——我们去找你了,松鼠女没和你说吗?”

Nova看着眼前的Spiderman挠头迷糊的问着自己为什么边扇他边在叫唤他的样子心里在偷笑。

不过幸好他没事,刚才找到他时他躺在雪里像不知道冷一样还睡着了,叫他没反应吓得自己只好上手扇他。

“她……额,不提了,现在几点了?Aunt May的礼物我还没有取!”

“放轻松,Webhead,我帮你取了,还帮你包好了。”Spiderman呼了一口气,忽然又想问问Nova有没有偷看自己送给他的礼物,不过看他一脸邀功的样子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雪花忽然飘落下来,小小的六角晶状体落到了Nova的头盔上,Spiderman这时才想起他好像很久没有和Nova——Sam Alexander独处了,自从他接受了寻找新勇士的任务以后。

“Sam……我们要不要坐在这一直到过圣诞节,我是说……”Spiderman抬手看了眼表,离12点还有十五分钟,他几乎是瞬间脱口而出这句话。

或许只是还未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他想。

Sam将他的头盔拿下来,之后伸手将Peter的面罩也揭下来拿在手里,Peter愣愣地看着他,其实他经常想问为什么Sam的头发从来不会被头盔压倒,永远都是刺刺的样子。

“傻站着干嘛,坐啊。”一屁股坐在雪地里,Sam其实觉得有些冷,已经褪去了制服的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袖,但他现在不想就这么回去,他知道为什么。

身旁一个热源靠了过来,Peter紧挨着Sam坐下,他将Sam手里的面罩抓过来握紧,在这之后却不知道说什么。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有一件事……”

“有一件事……”

两人同时用同一句话打破了僵局,Sam没忍住笑了起来,Peter以前一直觉得他的笑声很欠扁,但现在听起来却觉得很可爱。

他笑起来的样子也是。

“你先说,看在你在雪地里躺了这么久的份上。”

“我只是想问你,你为什么没继续在银河护卫队呆着?”Peter挠了挠头,他看Sam冻的鼻子红通通的,不自觉的靠近了一点。

“……你的小队需要我不是吗?少了我你们什么都干不了。”Sam用手摸了摸鼻头,他的目光有些闪躲,毕竟他在撒谎,这可不能让Peter看出来。

“你呢?为什么没继续在复仇者?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同样的话送给你,你们少了我还能干什么……”

Sam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伸开腿,双手抱紧自己的头盔的样子像是某个抱紧心爱玩具的小男孩。

“好吧,其实不是……”

“我承认,并不是……”

又是同时开口,两个人都转过头看向自己身边的人,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如果谁再动一动他们的嘴唇几乎就贴到了一起。

雪花又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它们像跳舞的精灵调皮地飞舞着,有一小片像是故意一样从他们两人之间狭小的缝隙中落了下去,Peter的眼睛盯着那片雪花,直到它落到Sam的嘴唇上时他想都没想就吻了上去。

如果Sam问他,不知道说脑子被冻住了可不可以蒙混过关。

Peter闭上眼睛,分神想了想Sam可能会有的反应,他的唇上有些冰凉的触感,雪花被两人嘴唇的温热融化流成了水,与此同时Peter感觉到Sam的舌尖伸出来舔了舔唇缝间的液体。

远处传来了钟声,平安夜过去了,圣诞节到来。

Peter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Sam的,明明每天和他怄气吵架,有时甚至恨不得将他扔进垃圾车里,但在每次出任务时又不自觉的看向天空那一抹蓝色的身影担心他是否会出什么事。

上次与他一起和银河护卫队去维护宇宙和平时,Sam一个人抵挡了要将地球毁灭的射线时他还以为他英勇牺牲了,从监控器里看到太空中昏迷的他时心脏似乎都要停止跳动。

好像身体被人抽空了一半,不能呼吸也不能动,他甚至觉得自己像是没有戴氧气罩就冲出了飞船。

幸而Sam没事,但从那时起Peter就在心里悄悄告诉自己绝不要再让他陷入如此危险境地。

钟声敲了三下之后,Sam把头移开来,他的眼睛里有疑惑懊恼,还有小小的惊喜。

他努力的隐藏着自己的小心思,总是不停的与Peter吵嘴就是为了不让他看出来他喜欢他。

Peter一直是个善良温柔的人,上一次他陪Sam回了一次他家甚至还准备了给他妹妹的礼物,Sam欣赏他那种单纯善良,他信任正义的力量,信任人性,只要有一丝机会他就不会放弃,或许就是因为这些优点,让Sam渐渐的走进了属于Peter Paker的魅力圈套里。

“好吧……或许是因为你吧,Sam,我不太习惯你不在我身边……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是因为……”

“只是一点点。”

Sam看向别的方向,脸上升起了不太明显的红晕,他其实想拿手里的头盔砸砸那个榆木脑袋。

亲都亲了,还问什么?

Peter嘴角上翘,他想收回自己之前的话,这真是他所过的最棒的圣诞节。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把你的面罩戴上Webhead!别再笑了!”将头盔戴上的Sam又变成了Nova,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喊他,但Peter却哈哈大笑起来,他从雪里站起来抱住了Sam的腰。

“没人会看见的,就这样带我回去吧Buckethead。”

Sam飞的很不舒服,一双手臂紧紧的环着他的腰让他总是分神,这时他忽然想起他刚找到Peter的时候他正皱着眉头双手乱扑腾,像是做了噩梦一样。

“你刚才到底为什么躺在雪地里?”为了让自己专注于路线而不是背上的人,Sam问了这个问题。

“Nightmare,the Nightmare,他给我制造了梦境,让我经历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圣诞节。”

风从耳朵边呼啸而过,Peter低头看到了Aunt May家的房顶和他们家里的圣诞树。

“所以,你的未来有我吗?”Sam轻声的话语被Peter捕捉到,他有些犹豫,因为那并不算是很好的故事,所以他只说了重点:

“当然,你在我身边,未来的每一个圣诞节。”

他们降落到屋顶,在Sam把头盔摘下来之后Peter又捏住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吻。

“Merry Christmas,我最好的礼物。”


END

评论(21)
热度(47)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