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Pride.

【康蝠康】意味不明三十题。

被屏蔽了hurt a lot.

半AU,原题在评论,0309更新至第十题。

--------------

【康蝠】意味不明三十题

01.地底传来的歌声

John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忍受着过度使用魔法的反噬,将嘴角的血吐掉继续不断的用咒语撬起土块,却不停的四处张望试图找出是哪里传来的歌声。

地狱是不会有人唱圣歌的。

旁边落下了一片白色的羽毛,John停止念叨咒语,他欣喜的看向躺在一旁也是嘴角带血的Bruce,蹲下来掏出一只烟塞进嘴里。

“Welcome home,Bruce。”

烟雾缭绕,他所拜托将Bruce从地狱救出的天使低下头吻了吻John的发顶,他的灵魂便随着烟雾一起飞起来,似乎要与云霄共舞。

02.急速下落中的快感

有时候忘记咒语也不算糟糕。

楼顶上的怪物还在不断喷着火焰,而John Constantine已经从楼顶上掉了下去——被Batman紧紧揽住了腰。

极速失重的快感让John想起了他以前练习魔法时开启未知之门径直下落的体验。

不过这次不一样,很不一样。

John稍稍抬头想看看Batman的绳索是否已经可以伸缩时被他更紧的抱在怀中,他低沉的嗓音依旧是听不出任何情绪:“别乱动。”

John想大笑,在这一刻。

03.龙在天上,喷出烈焰

《霍比特人》中的史矛革嘴里喷出了火焰,火苗似乎要烧灼到眼睛。

“你也遇到过这样的龙吗?我是说,你们魔法系的不是什么奇怪的生物都见过?”散场后Bruce小小的伸了个懒腰,看着旁边的Constantine似乎有些沉默,捏过他的下巴在他的嘴上印下一吻。

金黄色头发的英国男人隔着座椅抱着他的肩加深了这一唇齿相缠。

他无所谓,即使他的梦中总是出现被恶龙邪火烧灼,痛不欲生到恳请他把他杀掉的Bruce;即使他总是在梦中惊醒冷汗浸透衣衫,他都再也不想让Bruce回想起那些日子,他得到了救赎,记忆也无需保留。

“我答应过你不对你使用魔法,但我更不习惯看爱人受苦受难。”

04.转身之前抽出武器

Papa Midnight是第一个在地狱放出John的人头悬赏令时派人追杀他的人。

Batman本来不会知道,后来他又都知道了——通过在暗处观察提前将他赶走的英国男人到底要做什么,他的强项。

两个巫毒玩偶被下咒产生的怪物就已经够他受的了。

现在John背靠着Batman的脊梁骨不禁拧起眉毛,就算是黑暗骑士,他也只是个凡人罢了,他还得保护他,情况反而会变的更加糟糕。

Batman在他的掌心敲了三下,John的头往后靠碰到了他坚硬的头盔,在John转身时风衣卷起风沙那一刻,他抽出了Batman腰带上的蝙蝠镖分别向两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扔过去。

念完咒语后,两只怪物都已化成青色烟雾散开,John转过身有些惊讶的看着Batman,面无表情的大蝙蝠却给他的烟打了火。

他毫无感情的说:“浸泡过下过符咒的药水的蝙蝠镖我都带着。”

他吸了口烟,漫不经心:“嗯,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情话。”

05.与硝烟混合的烟味

废墟。

Superman漂浮在Batman的身边,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他最好的搭档表情平静,但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他的手套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捏紧的指尖仿佛有血滴下来,最后他伸手将头盔摘下来,满是血污的脸上一道浅浅的泪痕。

毕竟他刚经历生离死别。

正义联盟早该知道黑暗崛起的目标,他们制造人为混乱的假象,只是为了将魔法系的高手坑害——

John Constantine被压在石块底下,在那之下有一个巨大的漩涡,他们毫无办法到只好放弃的时候Batman还在疯狂的用双手去撬开石块试图将那在笑的男人救出来。

“Hey——Bruce,快帮我点根烟。”Batman的嗓子里发出了一声接近嘶吼的嚎叫,但他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接过打火机给他点上烟。

John的半边脸都是咒印的痕迹,那些痕迹随着漩涡越来越大而变得发红逐渐加深烫出了血肉和森森白骨,而John却在笑,狠狠的咬着牙,向他的爱人说出最后一句话:

“告诉Alf,今天多做点饭,你瘦了。”

最后的烟草味在地狱之门关上后缭绕,在残垣断壁之间,变为灼伤的疤痕,永存于某人心上。

06.笑声紧随其后

Batman知道,他有一个不怎么忠诚可靠的盟友。

他可以将炼狱打落;可以撕开非人间的阴谋;可以与堕天使混战;可以让死神拿他没辙。

他总是跟在他身后,歪着嘴角邪笑,像是什么都不在乎。

Bruce知道,他有一个不怎么可爱娇俏的恋人。

他穿着黄色风衣有着金色头发;嘴巴说出的话常常不怎么好听;喜欢装作什么都不在乎却又总是情绪化的发火;就连做【///】爱时都喜欢咬他耳朵。

他将他的手握在掌心将他牵在背后,听他轻笑的声音足够让自己心满意足。

07.飞速流逝的倒计时

时间太快了。

John头靠在Bruce的肩窝,抬起眼看着Bruce头上的时间正以飞速倒转。

恶魔的诅咒,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寻找破解的方法,但都失败了。

最后几天他选择留在了Wayne庄园,和Bruce一起吃饭睡觉,和Batman一起训练夜巡,他不过是想抓紧时间再多看他一眼。

再多一眼。

手指捏着的手腕脉搏逐渐微弱,头上的倒计时即将归零,John抬头在Bruce唇上亲吻,看他微笑,他也微笑。

耳朵里仿佛充满了计时结束的鸣叫声,John坐在床头看着Gotham黝黑的夜晚,叼着一根烟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短刀。

08.那一天终将降临

“Hey,love,忘了你的小耳朵头盔吗?”

他闭着眼坐在躺椅里,随后偏过头来唤他,阳光照在他金黄色的头发上,让人想起金黄的稻田,他得不到回应时便睁开一只眼睛,像只猫一样慵懒,随后就卷起了唇角。

Bruce正躺在当年John躺过的摇椅上,满头花发,脸上沟沟壑壑,有些是伤疤有些则是皱纹。

“Hey,John——”

他在努力回忆那日下午他那像猫一般的爱人,却大脑一片空白,他只记得阳光和麦浪,他站在麦田中央,所有的穗谷向他弯腰,他嗅到了空气中麦香的味道。

像他的头发,他的味道,和他的笑。

“——你忘了你的烟,我带来给你。”

09.肉眼可见的生命倒数

“滴——滴——”

John和Batman被捆在柱子上,旁边的小桌子上摆着一个炸弹,正无情的倒数他们的生命时间。

“天哪这种时候,竟然没办法抽烟……喂大蝙蝠,你就不说点什么吗?遗言之类的?”柱子那头没任何声音。

“你怎么了,你不会是被吓到尿裤子了吧,那我更后悔没有把他拍下来。”John肆无忌惮的开着玩笑,仿佛等一下要被炸飞的不是他。

“我没有办法使用魔法,而你呢,你没什么用,所以在这种操蛋的时候我想告诉你一件不是很重要的事——”

“我对你改观了,一个很大的颠覆——”

“——我喜欢你了。”

Batman的嘴角抽动一下,他知道不告诉John救援军马上就到的决定是对的。

10.丧钟高鸣,笑声响起

Bruce Wayne的葬礼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的墓碑简简单单,让来看热闹的人好生失望,Wayne庄园只有一个老管家Alfred穿着剪裁得体的丧服站在一旁听着牧师的祷告。

远方的钟楼会为这一伟大的人物而鸣。

John站在钟楼望着远方那一小撮黑色的耸动的人群,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却在快到嘴边时被人抽走。

“看你自己的葬礼感觉怎么样?”John转过身看着压低帽檐的人,那人直接向他压过来,将他围困在手臂与墙壁之间。

“糟透了。”嘴唇擦过耳垂,Bruce舔了下嘴角,自己拉过那个摇钟绳晃动起来,John不知在何时又叼起了一根烟,烟圈被风吹到Bruce的脸上让暂时虚弱的他剧烈咳嗽起来。

咳嗽声中伴随着大笑,John扯过Bruce的领子,用力的亲吻甚至撞掉了帽子。

评论(9)
热度(42)
  1. La TerrazaLjungman柳恩格曼 转载了此文字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