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Pride.

Immortals。【Tadashi/Hiro】

看完BH6的脑洞,我就是不接受现实怎么样!


BUG多。






Immortals。【Tadashi/Hiro】




将Callaghan教授丢进监狱后,Hiro和他的队友们在摩天大楼的顶端坐了一会讨论了成立这种英雄联盟的可操作性以及相关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在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Hiro跳起来往楼梯口处跑。




“帮忙把这个拳头送到我家,谢谢!”从远处传来一句话,Gogo吹了个泡泡指挥着其他人将Baymax留下的拳头搬运到楼下。




San Fransokyo的夜色降临,今天的一战之后烟雾缭绕,所有的摩天大楼被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像是飘在云端一般,Hiro用拍立得将这个场景拍下来,然后拿下瞬时出来的相纸甩甩,贴进了自己的日记本,然后他跳上椅子,因为个子不高他可以坐在椅子上晃荡着腿悠闲的写日记。




他讨厌医院,但他现在似乎已经熟悉了这股消毒水的味道了。




在日记里,Hiro写了他和他的队伍是如何打败了利用他的Microbot来复仇的Callaghan教授,还写了他和Baymax是如何帮助Callaghan的女儿逃脱险境,写到这时他的眼泪滴到了纸张上,因为Baymax在那时永远离开了他,在日记的结尾他写下一句话,也是他自从火灾之后的日记里都有的一句话:




“我真希望他能看到这一切。”




病房里的各种仪器传来的电流声让Hiro的神经隐隐作痛,他跳下椅子走到病床旁用两只手握住了Tadashi的手,刚刚在昏迷中接受完植皮手术的Tadashi已经过了观察是否出现排异状况的时期,但他还是没有醒,仿佛陷入了沉睡一般。




Hiro曾经试过在他唇上留一个吻,但当他从手掌中抬起自己红通通的脸时他的哥哥依旧没有醒。




“Hi,Tadashi.”将脸凑近了Tadashi的手轻轻磨蹭,Hiro将Tadashi低温的手掌放到自己的头顶上握住手腕晃动,就像他之前总是宠溺的揉着他的头发那样。




“对不起,我把Baymax留在了那里……你可以快点醒来吗?骂骂我,然后我们再一起把他创造回来。”




火灾之后的救援行动将Tadashi救了出来,但全身百分之七十的烧伤让Hiro几乎认不出来,更糟糕的是掉落的天花板砸中了Tadashi的头造成了严重的脑损伤,医生说Tadashi或许会变成植物人,每一天都只能靠仪器过活。




开始的一星期Hiro日日夜夜的在网上寻找关于脑损伤的新闻及论文希望他能做出点什么让哥哥赶快好起来,但到最后他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并不擅长这个领域,不像他的哥哥那样是个天才。




是的,他一直觉得他哥哥才是天才,是最完美的人。




紧接着他又花了一星期呆在了Tadashi的病房里用各种科学不科学的方法唤醒他,但却一点用都没有,反倒是他自己,在两个星期的饮食不规律和熬夜的摧残下晕倒了。




Cass阿姨在他打完吊瓶后强行将他带回了家里,但他也只是每天缩在房间萎靡不振,没有胃口吃任何东西。




Tadashi是他的一切,他觉得他的世界好像被焚烧过了一样,只剩了废墟,上学没有意义,吃饭也没有意义,搞发明更是无所谓,他想起之前由于Tadashi专注学业没有时间陪他他便一个人跑去参加机器人格斗大赛来引起Tadashi的注意,可现在无论他做些什么Tadashi都无法感受了。




若不是那次无意将Baymax唤醒,他觉得可能他的心也就像他的哥哥一样沉睡了。




他并没有多想当超级英雄,只是替哥哥不平,而后变成了愤怒的复仇,但在最后在他看到哥哥的影像时他彻底明白了哥哥的理想和信念,而他认为帮助更多人让他找回了自己的心跳,况且他想象着当哥哥醒来时看到他变成了他所期望的样子,他会多么的高兴。




Hiro开始上学,他把哥哥的实验室作为自己的实验室,当他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后面眺望整个大学的风时让他感到很舒服,在这之后他把自己带过来的Baymax剩下的拳头放到了桌子上,十分意外的发现被握紧的哥哥编写的程序芯片。




“Hi,我是Baymax,你的私人健康助理。”




Hiro花了几天终于再次将Baymax带回自己身边,他迫不及待的回答了满意然后带着充电箱跑来了医院。




Tadashi依旧是睡着,Hiro将胶带纸粘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用力撕下发出了痛呼声,Baymax从充电箱里站起来,像往常一样问着疼痛等级的时候忽然唤了一声Tadashi。




Hiro回头,看见Tadashi睁开了眼睛,正眨着眼适应着忽然而来的光亮,Hiro连忙跑过去将灯关掉,却在之后停住了不肯转身。




“Hiro?”Tadashi觉得全身都非常的疼甚至于刚醒来一秒钟他都觉得自己快要疼的昏过去,可是当他看向Hiro的时候他对着墙小肩膀正轻微地发着抖,担心让他出声叫他,却发现他的声音嘶哑的可怕。




Hiro慢慢转过身来,他满脸泪水,泪珠正不停的滚落下来,Baymax说着一些关于他的体内激素变化的话他一个字也听不清,他跑到了病床旁想给正努力扯动神经微笑给他看的Tadashi一个巨大的拥抱,然而却怕压到他脆弱的身体只是用力的握紧了他的手。




没有关系,余生还有好长的时间留给他们拥抱。




END

评论(18)
热度(16)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