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Pride.

碰撞论。【James Gordon/Oswald Cobblepot】05

完全的过渡章,什么都没有,随意看看好了……


05.

等待唱片公司的通知之前我都一直游手好闲的整天在家里窝着醉生梦死,直到我感到无趣之后我打给了Wayne庄园,询问他们是否还需要修建花园的园丁。


在我之前居住的城市工业并不算很发达,大家都喜欢买一个带小花园的别墅,所以每一家都练就了一身剪花草甚至是设计花园的绝技,我家也是如此,每每到了花草开始肆无忌惮生长的季节我的爸爸就会提着我的耳朵叫我和他一起去修剪花园。


所以虽然我不算很上心这门艺术,但剪了十几年也算是有经验了。


Wayne大宅的电话被人接起,声音沉稳有力,他极其有礼貌的问着我的个人信息,搞得我也不自觉清了清嗓子来回答他的问题。


那头的背景很安静,忽然就响起了一个稚嫩的男声,我猜那可能就是Bruce,Wayne家的儿子,自我从报纸上看到他父母被杀的消息之后就对他带有一种同情的感觉,不过听他的声音似乎并没有过度缅怀于过去的悲伤往事之中,真是让人欣慰。


与我通话的男人——他说他是管家Alfred,他将话筒盖住回应了小少爷之后便和我约定了时间来Wayne庄园,我答应下来后挂掉电话,按开被我暂停的电子游戏继续打怪。


然而第二天我差点迟到,按响门铃的时候我的一个外套袖子还死活穿不上,就在我心里暗骂终于将手从袖筒伸出来之后门便开了,开门的管家稍微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不太确定的问:“Mr.Leo是吗?”


“对,叫我Tom就好。”我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后颈,很久没人这么恭敬的叫我了,让我很不习惯。


管家将门拉开请我进来,我忍不住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全都是一些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古玩及瓷器,这可比我家的排场大得多,或者说我家的客厅勉强能有这里的一半古典,但我的房间却被我贴满了海报堆满了乐器和漫画。


Alfred走到我前边,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有力却又不会心生烦闷,我拉了拉衣领挺直腰杆,让自己看起来见多识广,不像一个乡下来的小市民,尽管我真的不是。


“请坐,M……Tom。”Alfred保持着他的风度礼仪想尊称我,却在我的目光下改了口,我端起他递给我的一杯红茶,抿了一口。


英国皇家的。


“所以,Tom,我对其他没有什么疑问,只是您所说的并不能长期工作是指?”Alfred坐在我对面问我的时候我的手一抖差点把茶水洒我一腿,瞬间的惊吓让我咳嗽起来,在空旷的大宅里产生剧烈的回响,这让我很想打个地洞钻进地底下去。


“额……其实我还有别的工作,只是暂时比较清闲,但我可以工作到你们找到人来接替我为止。”Alfred适时的递上手帕给我,我接过之后捂住嘴使劲把喉咙痒的感觉吞回去才回答他。

Alfred还没接话,大厅的转梯旁就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Alfred?”


我一想到他可能是被我的咳嗽声引来的离开的冲动便更加强烈,虽然我的家里也可以算得上很富裕,但我的父母放任我疯长仅仅只教给我简单的礼仪,这让我在这个让人不自觉正襟危坐的地方有些尴尬。


Bruce Wayne踏着拖鞋走了过来,我刚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孩子:他的眼睛明亮有神,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我;脸蛋白净头发服帖乖巧;全身上下的穿着都是书生气,但却又掩饰不了他天生的那种灵动的感觉。


我忍不住对他笑了一下,他眨眨眼,也浅浅一笑,随后看向Alfred似乎是在用眼神向他询问我的身份。


“Master Bruce,这位是Mr.Leo,来应聘庄园的园丁的。”


他惊讶的看向我,似乎有些不相信我这种看起来人摸狗样的人会来应聘一个小园丁,不过他还是坐了下来加入了提问我的行列。


Alfred几乎是在小少爷刚出现的一瞬间就站了起来绕到了椅背之后并给小少爷也端上了一杯红茶。


“Mr.Leo,怎么想来应聘园丁呢?”


其实我想回答没事干,不过当然,我才不会这么说:“最近比较清闲,正好这算得上一技之长,所以就来了。”


Bruce看看我又看看Alfred,Alfred点了点头之后他便站了起来:“那么,Mr.Leo,请您现在就到花园里开始您的工作可以吗?”


“好,不过Mr.Wayne,叫我Tom就好了。”我跟着站起来接过Alfred刚刚从后面拿过来的工作服,刚要往门外走就听见后面有人说:


“Bruce。”


天啊,这孩子太招人喜欢了。


我吹着口哨将剪好的残枝败叶扔进推车里,再把突出来的花枝也修剪掉,感觉心情无比的放松,虽然我知道这活干到后来肯定会累的想趴在草地上,不过在我还能愉悦的呼吸新鲜空气和泥土芳香时,我还是非常开心的。


花园里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别的园丁,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完全只是机械性的工作而不是把这当成一门艺术苦心经营,这让我多多少少的有些无奈。


“您看起来很高兴?”Bruce走到我身边,我停止哼唱一些之前在我脑海里的旋律,将手里的刚修剪掉的花枝递给他,那上面还有一朵绽放的野花。


他先是惊讶,犹豫的伸手接过之后笑的很开心,之前在客厅中那些少爷无形的气场都弱了不少,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小孩而已,我看他将花朵插进自己胸前的口袋里,那样子估计能秒杀一片小女孩。


“Bruce,我不比你大很多,不用这么客套的和我说话,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哥哥。”我继续专注于修剪花草上,剪落的枝叶掉到地上后他就立刻捡起来把他扔到推车里,似乎不顾及是否脏了自己的高级衬衫。


“你刚刚问我为什么那么高兴?小家伙,做什么事你只要全神贯注,你便能发现其中的乐趣。”我掏出一把小剪刀递给他,他学着我的样子去尝试修剪。


“你刚刚明明在哼歌,这可以算是全神贯注吗?”


“没错亲爱的,或许我就是在全神贯注的哼歌,这都被你发现了……”


园丁们都看了过来,丝毫不明白为什么Wayne家的小少爷会一起做着这些繁琐的工作,我看了眼站在台阶上的Alfred,他看起来历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


石板路上传来了皮鞋声,从庄园门那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我正忙着教Bruce如何将树丛剪出形状来,Alfred便连忙快步走上前来迎接那人,随后远处传来的谈话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时让我吓了一跳。


“Mr.Gordon,有什么事吗?”


真是中邪了,怎么到哪都能遇到Gordon警官。


“我来看看Bruce,他还好吗?”


“他很好,谢谢您上次的全力帮助才能让Master Bruce平安归来。”我看了看沉浸在修剪乐趣中的Bruce,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那么……”Gordon警官的话被他的手机铃声打断,他说了声抱歉便接听了电话,我转过头看了看,从树丛之间的缝隙中看到他的神情逐渐变得慌张起来。


“你说他被电了?哪条街道上的Bamontel餐厅?我这就来。”他挂断了电话,再次欠身向Alfred道了个歉便急忙向门外跑去。


或许我又在多想,但我直觉这跟Oswald有关,毕竟他刚说的餐厅是Maroni的餐厅。


评论
热度(9)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