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Pride.

碰撞论。【James Gordon/Oswald Cobblepot】04

04.

阴森可怕,这是我对Arkham Asylum的唯一印象。

我没想到我表弟所工作的Sionis投资公司竟然是那么可怕的地方,也难怪我表弟这种有暴力倾向的人能在那里工作满一年。

Gordon警官破的案子,我专程去感谢时发现他脸上手上都受了伤才知道他也被关在Sionis那个变态的写字楼里被迫打斗才将那个人渣抓住。

他对于我连连的道谢显得很不好意思,手一直在不停的挠着自己的后颈的样子有些好笑,我为了将笑声咽回去深呼吸一口气才将我主要的目的讲了出来:

“那么,公司的员工呢?他们都被送到哪里去了?”要不是我的姑姑和我打了三个小时的电话哀求我我压根就不想理我这个丧心病狂的表弟,不是我无情,毕竟谁也不可能对一个害自己在病床上躺了半年的人有什么好感。

“他们多少都有些伤人甚至是杀人的过去,可惜我们不能搜到所有证据,所以有一些我们只得放他们回家,不过因为做了精神鉴定,所以一些人被送到了Arkham。”Gordon警官站在门口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屋里传来了一些响声,我心里想果然说分手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Jim,能给我拿一套睡衣吗?”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努力保持着表情的镇定但心里却已经有无数个问号飘出来。

尤其是在我发现了门边的黑色长柄雨伞和锃亮的黑色皮鞋时,我就连说服自己那不是企鹅的声音都做不到了。

Gordon警官在里屋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回头似乎是想要应话,但又急促的转回来看着我脸上带着些尴尬,我识趣的告辞,转过去走向自己家门口的时候还能听到那边从即将闭合的门缝里隐约传来的话语:“就在我衣柜的左边,Oswald。”

警察和黑帮?或许我最近该去看看医生了。

最近几天的哥谭依旧不太平,频繁的爆炸案,Wayne庄园千年一遇的应征修建花园的工人以及我总是能在倒垃圾时看到的Maroni餐厅的甜品盒和在出门时看到的企鹅人。

这不是什么好的预示,我有些怀疑起James Gordon的品格,不过Hugo告诉我Gordon警官还是一如既往的敬业,顶多就是脾气大了些而已。

“Tommy,即使你质疑我,你也不能质疑James Gordon。”Hugo严肃的告诉我,我知道他看人很准,所以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把这些事告诉他。

毕竟我不是个爱背后嚼舌根的人。

姑姑给我寄来了两大包我表弟的衣物,一大把现金和一张清单,我花了两天时间才把清单上表弟喜欢吃的东西和一些必需品买齐。

拖着个大箱子站在Arkham Asylum门口,阴森森的铁制大门上防止逃跑的尖刺直戳阴暗的天空,我一边懊悔没有带伞以防下雨一边小心翼翼的走去保安室,今天虽然是允许探亲日,但大门口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护士们领着我去我表弟的房间,我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脚步声的回音刺激着我的耳膜,纵使我怎么放慢脚步都不能减轻它的响声,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地方怎么才能有效的使精神病犯人不会发疯出逃。

“Tom?”我站在我表弟房间的门外,拒绝了护士对我说进去和他说说话的提议时一个犹豫的声音响起来,擦着墙壁造成了巨大的回响,我皱着眉头望过去,惊讶地发现竟然是James Gordon——穿着Arkham警卫制服的James Gordon。

当然,更让我惊讶到有想拔腿就跑的冲动是他的旁边还站着Oswald Cobblepot。

Gordon警官稍微弯了下腰对Oswald说了什么就向我走来,等到他来到我面前,我问他:“你怎么被调到这里来了,Gordon警官?”

“一言难尽。”Gordon警官的心里话总是会表现在脸上,此时此刻他的眉毛微微皱起,眼里带着些无奈,随后他又将话题转向了我:“来看亲人吗?”

“对。”我用手指了指旁边的门:“我的表弟,假设我的姑姑听我的早点送他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或许他也不会在这里呆着。”

“大家总是不愿意相信不是吗?”他耸了耸肩表示遗憾,之后他朝后方看了看,我也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那个滑稽的矮个子正打手势叫他不用着急,他的另一手按在雨伞上保持平衡,西装看起来是高级订制,甚至还有个小领结,他前额的发梳到了一边显得很齐整,脸色还是非常的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绅士形象。

假设我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会这么认为的。

“等下犯人们会有表演,莎翁名剧,你来看吗?”Gordon将我从Oswald的外表飞奔到Maroni餐厅的蘑菇奶油汤的思绪拉了回来,我急忙摆手,告诉他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去拿了我表弟的诊断报告就走了。

他点点头,和我道了再见之后就转身向着Oswald走去,我站在后面有些愣神。

在这寂静的,空荡荡的走廊,靠近屋顶的铁窗露出一点点阳光洒在地上,就在他们踏足那一小片阳光的时候,我竟然觉得有一丝温暖。

不过下一秒我就把这个想法甩出了脑子,正义警探和黑帮混混?please kill me。

在医生那里拿到了表弟的脑部断层诊断及鉴定后我就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不过想起刚刚医生告诉我我的表弟也有参演话剧,经过大厅时我还是走到了门前打算看几秒表弟的表演天赋。

Gordon警官坐在最后一排,他的旁边是Oswald,他们俩似乎无暇关心台上那些人,一直在不停的交头接耳。

很抱歉我实在无法忽略掉他们说话的声音,不过我听的不算清楚,只听到了类似分手之类的关键词。

不过我的眼睛还是让我看到了一些别的:Gordon警官最近过的似乎十分疲惫,他在专注于戏剧五分钟后就睡着了。

靠在Oswald的肩上睡着了。

Arkham留给我的唯一印象是可怕阴森,但我发誓,这幅画面不包含在这印象里面。

TBC

评论(4)
热度(19)

© Ljungman柳恩格曼 | Powered by LOFTER